独鹤爱清幽,岂为九天闻。

#昭师# 上元节的一发极短AU

现代AU,很短,节庆之作。





“等会儿去看看灯会吧。”他向自己的兄长发出邀请。


坐在宽大沙发中看书的人抬起眼睛,一点光芒在他的发丝上闪烁:“这太无聊了。”


到底没有拒绝这个提议,就像每一次面对弟弟的请求。


夜晚尚有寒意,司马师拉了拉领口,察觉到的司马昭微笑起来,大大咧咧地伸出手臂揽住哥哥。


司马师略微皱了下眉,无奈地说:“走路不稳重的人不要搭着别人比较好吧。”


“喂喂,我可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
司马昭很聪明,小时候很快就学会走路,因此得意洋洋,甩开父母的手,含混不清地一边对着哥哥嘟嘟囔囔,一边靠近,未够到就跌了一跤,本来站着不动的司马师吓了一跳,他倒没有哭。


年纪稍长,在父亲“多运动有利于长更高”的敦促下不得不参与学校组织的体育活动,身上挂彩是常事,回到家少不得麻烦司马师替他上药,拥有明朗笑容的少年仰脸抱怨:“哥哥就可以在家宅着不动吗?”


司马师想了一想,指着头道:“我喜欢做脑部运动。”


——隐约觉得自己被看扁了啊!


“再说,”司马师继续道,“我觉得你也挺乐在其中。”


司马昭喜欢一切活泼动感、积极向上的东西,唯一例外的是他冷静克制的兄长。




城市的老街,商业化堆砌出来的“旧式”,不会放过这样的节日商机,一路明灿灿灯烛辉煌,灯笼式样倒是精致,若不是川流不息的人群,几乎疑心穿越了时空,不知遗落在何时何地。


与现实最真切的接触是手中的温度,来自另一个人。


司马昭牵着司马师慢慢走着,东张西望,漫不经心的样子,十足是个游客。


正好调了个个儿。


少时父母忙于事业,兄弟二人偶尔外出,哥哥默不作声地拉着他。其实他的性子是很野的,常耐不住要跑到前头去,又停了脚步回头看着等着,那个人知道他们要去哪里,那个人会带领着他,也会跟上他。




小贩见他们眼光偶然地投向这边,殷勤招呼:“这是许愿灯,好看又灵验!”


——你对两个男生推荐这种玩意?


司马师腹诽未完,司马昭按着他的肩膀,低头看了看,笑着说:“来都来了,总得像过节吧?”


然而无良小贩卖的基本都是恋人主题的花样,司马师拿着司马昭递给他的许愿灯,表情十分深沉。


司马昭装作没看到:“据说在没人的地方点燃它,然后许愿,特别灵!”


司马师勉强地开口:“你的少女心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……



后来呢?


后来司马昭有意无意地问哥哥:“你有没有许愿啊?”


司马师依然是坐在沙发里安静地看着书,头也没抬,夕阳流溢在他的睫毛上,微微颤动:“……嗯。”


“是什么愿望啊?”


这一次没有得到答复。司马昭不死心地劈手夺了哥哥的书,逼近他的脸做天使好奇状。


“那你呢?你的愿望是?”


一声轻笑。



“这样就很好了。”



此刻就是最好。

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雅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